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短了,但仍继续...

 
 
 

日志

 
 
关于我

我想要个任意门。 算了我还是要个哆啦A梦。

2008年10月2日  

2008-10-02 02:40: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请我安静。压制。回头。看一看。想想。

是对的。

当你说夹着尾巴做人。

当我也开始发现。

这话就是对的。

当病了后。

我蔫儿了。

我才发现了。

在不混乱的时候才开始有空想想东西。

喜欢无印,却不能膜拜。

我太刻意。

很多时候我错了。

太表明。

太要求一些。

太想得到认同。

不自觉变的刻意。

令人讨厌。

我害怕。

害怕忽略害怕得不到。

反倒适得其反。

返回来看看以前写出的文字。

那些其实都是写给自个。

可以看出。

以前的那些过程都在做出一些事情。

然后再在之后的一些日子里面推翻。

并无坚定的意念。

那么我凭什么说出:

就是这样,同频道的进来,反道请走。

怎样控制才可以达到自己希望看到的样子。

自己觉得很难。

那如果这么难是否就不需要去刻意改变。

但若不改变,

为什么不停不停的厌烦现状样子并且不停的推翻。

到底是怎样。

你可以说想多了。

顺其自然吧。

但是顺其自然就是不变了。

但是不变又不停做出不喜欢的事情说出不喜欢的话。

然后痛恨。

如若改变。

难。

并且改变后是对的吗?

 

其实只因无一特属。

找不到位置。

于是还在不停的改变

毫无定数。

但是这样的话

那一切都是我的错。

还是我的错

我还在苛求别人什么。

我还在期待什么。

这样下去其实什么都没有。

还在耗着日子为了什么

做了物理改变后

化学并无改变。

且不自觉都变不过来。

继续犯错。

那么我真的很无趣。

做着一些毫无意义的装样子的事情。

令人讨厌。

 

我令爱我的人非要接受这样的我

谎称之,就是这个样子

熟了后,你们都知道我是这个样子,

就会忍耐我,没什么关系了。

但是,我的朋友们。

我令你们讨厌了。

我觉得你们开始讨厌我了

因为我自己都越来越讨厌我自己了

你不再说出我的过错

当我突然发现的时候我开始害怕

我在试图故意继续说出讨厌的话做出讨厌的事情

连自己都觉得好讨厌

但是你毫无反应

并不说出

为什么

为什么

我的亲爱的

这是怎么了

 

你却是让我觉得像我的意识一样有着太多不确定的因素

我说你是个体

你生气

但是为什么你总让我感觉到你表明出你是个体

也可能我要求你太高。

其实不是每个人都要像自己这样认为的做法。

本来在说我呢,自己给自己反省呢

又扯到你

 

我每次都写这么多

真是的

其实每一段都有一个意思表达

这样混在一起全部写出来

每一段的意思的重量就减少了

分开写又无法表达是我一个时段同时的感受

反正所有的事情我都无法选择

矛盾着,然后做出决定

但是却也认为当下的决定是最好的决定

 

很啰嗦

但是一旦打字就很想打字

并非有很多要说

只是很想打字

 

你说悲观伤身又伤心

你又说天天都跟你样类嘻嘻哈哈的

怎么都是你说的啊

叹气了说无病呻吟

哈哈笑了说像个傻子

靠啊

 

我累了

我很累了

但是我还是站起来给自己蹦蹦跳跳笑一笑。找个乐子。

让自己觉得自己不累的。

还好还好

就好了就好了

但似已成习惯了是不

你觉得恩,就是这样。

没问题。

所有都是应该的

我病了也是我自找的

是我又出去喝酒了

够了吧

我要怎样

我能怎样

你这样认为

我还能怎样

以后少说脏话

 

我希望我自己以后可以不讲脏话了。

请所有认为是我朋友的人监督。

谨此敬礼。

谢了。

 

我只要在晚上写字

就注定会写很多让自己后悔的字

说让自己后悔的话

就像喝了酒一样

此篇亦注定也会如此

我在写时即已知道。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